唐映予

【肖根】The 1975-robbers

猫正:

*只是发快快乐乐的甜粮


*标题只是词穷用歌名



棕发女人出现在门口时显得匆促,她理理自己稍乱的髪丝,边抱怨似的呢喃着什么,环顾一圈,才找到预订的位置——而Shaw早就在直直盯着她了。


Root对上那双眼后愣了半秒,可能没有预期﹑或是后悔自己刚刚显得笨拙的那些动作,但已然全被捕捉......所以她选择堆起一个大大的﹑甜蜜的笑容。


「晚上好。Ms.Groves. 」


Harold将灰帽移到自己双膝上,边对在他身边坐下的Root浅浅一笑。


「噢,大个子也还在赶路?」


她也很快地露出一个得体的笑容,然后手肘「不小心地」碰到了身旁的另一个女人。


「是啊,Mr.Reese在路上了,依现在的车况,也许再十五分钟。」


她听到Shaw的低声碎语:「另一个十五分钟?」


Root的眸子里泛起了笑意,她尝试性的将肩膀抵上那小个子女人的,成功换取第二次正视,一对性感的﹑不悦的深邃眼瞳正牢牢黏着她。


「Hey sweetie, miss me? 」


Shaw给了她白眼作为一个诚恳的招呼。


「两位警探呢?」


一开始,Root差些要为自己的迟到感到一点罪恶感了(当然是给Shaw的,哪怕迟一些开始用餐都会让她的小炮仗不高兴)——在望见只有Harold和Shaw的圆形餐桌前。


噢,Grace似乎是刚从洗手间回来。和蔼的红髪女人也善意的对Root点点头,像身旁伴侣一样微勾唇角。


「两位半小时前在巡逻回警局的路上,约莫——」


Shaw终于不耐烦的哼了一声,伸手抓起菜单。


「相信我。」


她是对明显微怔着的Harold说着。


「你会希望我先点些什么来吃的。」


向服务员点了份牛排和一篮薯条后,Shaw才似乎心满意足的阖上菜单,偏头向身旁眼神甜腻的女人。


「所以,Root,妳是怎么回事?」


Root半挑起眉,十秒前她还在觉得这样饿肚子的小炮仗很可爱。


「有点......小任务耽搁了呢。Darling,真抱歉让妳久等。」


Shaw没错过,也没打算接收她调情满分的媚眼,只是自顾自的耸耸肩。


「我是说TM。看来妳耳朵里又没声音了?」


她其实是惊讶的,随即想起这就是Sameen——观察力一流的前特工,肯定在走进来时就被注意到自己甚至失措的在寻找他们的位子。


是啊,如果有TM的眼睛,也许她还能筹划一个出场时的惊喜。


「她给我放了一个礼拜的假。」


Root边说,眼神毫不掩饰的往Harold飘去。


「What?Ms.Groves, 我相信这事可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。」


「是啊,Harry. 」


Root夸张的叹了口气,一边转了转自己水润的眼珠,回到Shaw的身上。


「她只是想和爸爸有个美好的私人时光,例如做些系统升级什么的——而闺蜜就稍晚见掰掰。」


然后黑客露出了完美的委屈神情,Shaw却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头。


「没有后援还出任务?」


Root晃了晃眼珠,神情不禁变得有些心虚——Shaw总是能捕捉到,即使她仍然笑得自信又迷人,但她就是能看出一丁点端倪。


眼见Root只是甜笑着的沉默,又看看Shaw绷起一张俊脸的样子,两位对面温文的Harold感觉有几滴汗开始凝聚。


正要开口劝些什么,像他平常总是在做的。


特工却突然倾近了棕发女人的耳畔。


「......Root,我发誓。今晚我会撕掉妳这件一点也不适合的礼服,如果妳身上有任何一道伤痕......」


那搔着耳廓的低音气息让Root微微一颤。


「妳这礼拜剩下的时间就都别想下床了。我会一道一道折磨妳到欲仙欲死,我发誓,我真的会这么做。」


黑客吞了下口水,从微微涨红的侧容中,却可以看见那抹媚笑加深了。


Grace和Harold面面相觑。


「真高兴听見妳这么说。」


她用不只两人能听见的音调,棕瞳闪烁着调皮的光芒。


「但光是妳前几天在我身上留下的......」


Root将髪丝撩到一侧,也撩走了前特工引以为傲的自制力,不禁紧收着拳头。


她像是供上证据,露出了皮嫩白皙的颈子......而上头遍布的狂野红痕更令人在意。


Harold终于咳了一声,尝试阻止两位女士总是不合时宜的......调情?用这词的力道形容似乎还稍显薄弱,有些时候的干柴烈火差点要烧得他原地缺氧。


「......Sweetie,也许一个礼拜远不及我们需要的时间。」


Harold又咳了一声,他可怜的双耳都红透了。


「两位女士,我希望妳们的居家时间也许能更着墨在......房屋整修的事儿。毕竟Ms.Groves总是抱怨妳们浴室磁砖的颜色。」


「还有主卧室,不,那种黄色简直太糟了。」


Root忍不住叹了口气,喝口桌上的柠檬水后噘起湿润的双唇。


哼声,Shaw及时忍住了咬上去的冲动。


「玩得了大枪还举不动油漆筒?懒鬼。」


「那实在不是我的问题,Sameen,每每回到家的隔天反而更累到没办法做那些装潢事......也许安全词该换了,看着妳漂亮的眼睛我实在喊不出「闭上」。 」


Grace原本想提出某个关于两人快乐刷油漆的温馨画面,但话在喉头又硬生吞回。


「......牛排?」


「不,在床上永远别提情敌。」


在一对过于温和美满且无法承受过多刺激的鸳鸯打算出去透透气前,一道招呼声解救了他们。


「晚安,各位。半路塞得真像典型周五夜。」


Zoe挽着Reese的手臂笑道,后者在打过招呼后也替女伴拉开椅子。


「真绅士。」


Root轻声道,倒让身旁的特工眼神一斜,揪住女人面带向往的侧颜。


这女人也会稀罕这样凡夫俗子的浪漫举动? Shaw忍不住想了想。看来不是刻意说给自己听的,否则语调该更......像Root。对,有点轻蔑又捉摸不住的笑容几乎历历在目。


最后Shaw又翻了个白眼,心想牛排怎么还不来。


「Lionel和Carter还没到?」


Reese正在解自己的围巾,餐厅内的温暖让他原本稍显严肃的面容柔和了许多。


「有人需要NYPD的支援?」


Shaw越过对面的大个子,朝两位警探点点头,终于到了——她的餐也端上眼前。


「看来有人等不及了。」


打趣的看着眼前马上低头沉浸在用餐世界里的特工,Carter将手套扔在桌上,抖抖身子。


「天,今天真不是普通的冷。」


「是啊。」


Reese接过Harold递来的菜单,也瞅了眼正在往反方向切开牛排的特工,脸颊微鼓起的样子让他会心一笑。


「敬电暖气。」


在啜口前,Zoe特别举了下玻璃杯,温柔的对狼吞虎咽的女人微笑,又看看一旁痴痴望着的黑客。


「Coco puff,妳不点些吃的吗?」


Fusco忍不住拿起菜单推到她眼前,Root才回神朝他迅速眨下眼。


「鸡肉沙拉,苹果汁。」


Shaw停下动作。


「牛排,再一份。」


然后又继续叉上薯条。


Grace在爱侣耳边堪忧的询问这种饮食习惯是否会造成身体负担,Harold仅是莞尔;Zoe指着菜单问Reese要不要开瓶红酒,他点点头;Fusco在考虑点牛排会不会被抢走,Carter一边念着饶舌的菜名一边和其中一位局内警员传讯息。


Shaw的嘴角被不轻不重的按了下,迫使她第二次停下来看着Root,而对方将食指置于自己唇上,舔去那抹黑胡椒味,然后大大的弯起眸子笑着。


「很美味。」


Root凑在她耳畔宣布,Shaw只是无奈的摇摇头——那是特工的宠溺。



「我认为肉食主义者挺好的。」


Root挑起眉,带着「可不是吗?」的暧昧眼神对桌前的Shaw笑了下。


后者向上吊了个白眼,打算假装自己没听见。


「他们总是看起来难以满足,特别迷人。尤其是大口咬着肉排、用手背随意擦着唇角的样子。」


「是我的错觉,还是这话真有弦外之音?」


Carter卷着义大利面条,迎来Root一个神秘的微笑。


「好了各位。」


Harold放下手中的刀叉,决定说些什么阻止接下来的话题,同时也注意到餐厅的乐团开始演奏,男男女女聚到了小型圆形广场中,随着音乐柔慢的牵起伴侣的手。


「Grace,我想邀请妳跳支舞。」


他绅士的伸出了手掌,Grace毫不迟疑的便覆上,她扶着舞伴一跛一跛的离开桌边。


Fusco和Carter还在分享食物,字面意义上的。


Reese正想回头看向身边的Zoe,或许也公式般问个意愿,没想到领带先被一把捉住,他顺势起身,唇角微扬。


成熟的两人融入舞群中后,Root将目光转向Shaw,她正第三次停下用餐。


嗯,三份也差不多了。


「所以......Sweetie,我们也来练习那些......走路的事儿?」


她倒有些语顿了,即使她知道她们终会有支浪漫的舞——好吧,也许掺点暴力,最后甚至助长欲望什么的。


「认真?Root,这是我听过最糟糕的邀舞词了。」


Shaw的眼睛开始闪现笑意,答案模糊。


「也是最好的......有鉴于我会是成功的第一人。」


Root耸耸肩,站起身整理自己的裙摆。


其实她可爱这件黑色礼服了,希望小炮仗今晚可别真的扯烂了,有点狂野中好好温柔还能接受。


「我以为TM不在妳耳边说话了。」


「Darling,我对妳的了解可多了,也许是黑客的本能。」


Shaw才不同意,但她一把攫住Root的手,那手心意外的温热,还反捏了下。


她看向Root,女人的笑容现在看起来有点蠢,也许是那抹嫣红的错。


「我的大腿上绑着一把枪,腰间也是。但他们都不知道,仍然在跳着舞的这些人。」


「Root,不要踩我的脚——不知道又如何?我们现在也还在跳着呢。」


「我有种成为平凡人的感觉。」


「妳是。」


「Sameen?」


「作为一个舞伴,妳的话真不少。」


「跳完后,我们回家上床,一次就好,然后明天刷墙壁。」


「然后我咬妳,会很痛。」

评论
热度(194)
  1. 阿壳壳壳儿Sasori-蠍子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唐映予IDBI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沧海轻舟Mud 转载了此文字

唐映予

© 唐映予 | Powered by LOFTER